台灣演義
播出時間

首播 週日晚間7:55
民視新聞台

重播 週一凌晨0:00
民視新聞台 (國語)


抗暴五十年達賴:中國勿將問題推諉達賴應正視西藏人權
問:這是您第一次在印度南部過藏曆新年,是五十年第一次而不在達蘭沙拉,為什麼呢?
答:這真的沒什麼特別的,其實身為一名佛教徒,新年並沒有特別之處。應該這樣說,每一天,每個早晨,都是新年,都是新的一天。有個故事是這麼說的,曾經在西藏有個修行者,他從不曾想過關於新年的事,他每天按時作功課,有一天有人來看他,很高興的向他賀年,結果他的反應是:「那是怎麼一回事啊?新年沒什麼了不起吧?不過是提醒人一年又過去了。」所以說,新年沒什麼特別重要的。當然,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去年,很特殊的一年,藏人承受很多苦難,有兩千名西藏人,我們很難掌握確切人數,有人說一千人,有人說兩千人被殺,還有好幾千人被補。事情還沒結束,所以去年是很壞、很不幸的一年,所以藏胞們無論是在這裡,或在其它地方,大家一致決定,今年不盛大的慶祝新年,事情就是這樣。

問:正值西藏抗暴五十週年,您對世人有何建言?

答:我認為對局外人來說,多研讀為何藏人要抗暴很重要,以及為何我們還是無家可歸之人,為什麼會這樣?想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,就必須大量閱讀史實,才能知道答案。我認為,留在西藏的藏人冒了很大的險,甚至冒著生命危險,他們根本是犧牲性命。我昨天才跟一名西藏僧侶會面,他有一些家鄉的消息,據說有人被捕,但他們說一點也不後悔,就算是死也死而無憾,他們要為爭取西藏權利而戰,留在那裡的人是這樣想的。所以從去年開始,可以說這五十年來,我們不斷提醒世界,西藏面臨的問題。

為什麼中國政府總是否認我們之間是有問題的?總說,問題都出在達賴喇嘛身上。早在八零年代初期,中國中央政治當局給我五點提議,只要我回中國,我可以得到一切特權,享受以前的待遇,回到1959年前的狀況。我當時就跟中國當局說,這些根本不是問題,根本問題是西藏人的權利,西藏人是維護著自己的文化。中國官方曾經安排了一次會面,結果他們完全否認存在任何問題,如果真的沒有任何問題,絕大多數的西藏人都很快樂,那麼這樣的危機根本不會發生。

再看看中國政府的反應,派出大批軍隊、大批安全人員,現在他們的數量大增,為什麼呢?如果真只是一小群人製造問題,絕大多數、百分之九十的藏人都會對中國政府忠心耿耿,那麼根本沒道理派出這麼多軍人,更別說一大堆安全人員了。時至今日,西藏已成為中國軍事佔領的局面。

漢藏問題和平解決?達賴:堅持和平勿讓中國藉機鎮壓

問:您還相信透過和談能有效解決西藏問題嗎?

答:我對『和平途徑』堅信不移,同時我也這麼告訴西藏人,懇求他們,連我對藏人的新年賀詞我都提『和平途徑』。雖然我們處境艱難,這點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種種困難,有很多內心想要表達的情緒,該怎麼說呢?西藏人就是為了表達想法而惹出問題。在自由的國度,這只不過是以非暴力的手段,表達想法的一種方式,如此而已,頂多就是違法。但在極權國家,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極權專制下,一旦表露心中不滿,他們就認為那是反對黨、反主權、反人民的表現,立即下逮捕令,所以我是很了解的。西藏那邊的處境艱難,一觸即發,藏人的反應是可理解的。雖然如此,還是別表現出來好,保持安靜低調,這樣比較好。我想中國政府也許就是想看到民眾反動,然後更容易藉機壓制藏人,以法治之名行鎮壓之實,他們能更輕易地藉機採取行動,展開更大規模的逮捕,更殘忍的虐待。

達賴:反暴力不追求獨立

所以我在給藏人的新年賀詞中,我告訴他們這些事,所以現在回到妳的問題,從去年(2008年)3月10號之後,我在很多場合都表示過,我們對中國政府的信賴已經越來越淡薄,但對中國人民,我們的信心從來不曾動搖。而且從去年(2008年)3月10號開始,起碼就我所知,有三百多篇文章都是以中文發表的,而且多是在中國國內發表的,對我們非常支持,他們全力支持我們的立場,也就是不走分裂路線,而是在中國的架構內,尋求有意義的自治,發表的文章都非常支持這個立場。也是從去年(2008年)3月10號開始,在世界很多地方,包括澳洲、日本、紐約、印度,我見過很多中國作家、學者,至少應該有五、六十人,他們都相當支持我們,這些都是我們希望的基礎。中國人民才是永久的,最終還是要由人們決定,所以這些知識份子和作家支持我們,理由是很充分的。因為,第一我們堅持非暴力;第二我們並不要求獨立或分裂。他們認為這是高貴的情操。第一,恪遵非暴力原則,這是高貴的行為;第二,我們不尋求分裂,這符合共同利益,這是我們解決問題的方法。中國怎能只想靠著鎮壓,和軍事佔領的政策,年復一年都如此,不可能嘛,而且這對中國的形象很損傷,所以中國遲早要另外找出切實可行的方法。所以我們很有信心,早晚我們會找出合適的解決之道,這是解決問題唯一的途徑。

度過金融海嘯、失業潮?達賴:起因人類貪婪不誠實

問:談到全球性的問題,您身為有影響力的領袖之一,您對全球經濟危機有什麼看法?數百萬人因此失業,您有什麼建議呢?

答:我不知道,我不是經濟學家,但我相信,經濟危機是我們自己一手創造的,人類一手造成的,是人為的問題。所以就邏輯而言,人類應有潛力和能力,化解這場危機,我是這麼深信的。不過有件事,包括經濟危機在內,各式各樣的社會危機或暴力,或恐怖攻擊,這些事最終都取決於我們的態度。若我們內心的態度,強烈分別你我、以自我為中心、短視近利、見林不見樹,那麼危機就發生。現在這種心胸狹窄的態度,已過時了,我們都學到教訓,就是眼前的經濟危機,是世界某地方面臨危機,如今擴散各地。生態問題也是一樣,全球都面臨同樣的問題。人口也是個問題,現在全球有60億人,自然資源也是一種侷限的指標,所以還分你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。我們必須合作,像個大家庭一樣,要做到這樣的話,我們需要有愛心,而不是激烈競爭,也不是相互仇視、充滿憤怒,而是應該視全人類為兄弟姐妹,要充滿愛心。有時候這裡或那裡出了問題,那就試著用對話解決嘛!好好談一談,秉持對話和和解的精神,這是唯一的途徑。

經濟危機也是一樣,我不是經濟學家,我不懂經濟問題,所以我就問了朋友,有商界的朋友,有些是歐洲人,其中一位是義大利人,我問他關於經濟危機的問題,因為我真的不清楚。說到市場經濟,一方面市場經濟是人類創造出的,但最後人類卻控制不了市場經濟,我真的搞不懂。有人說市場力量主導著人類,但市場本身卻是人類一手創造的。所以我就問朋友,怎麼會這樣呢?他就說了:「這場全球經濟危機,是因人類貪婪而起。不知滿足,而且還充滿謊言,都是謊話,太多投機行為,這些就是問題的起因。」所以,雖然是全球經濟危機,但最後卻影響著我們的心情,因貪婪而起的投機行為,以及出於恐懼,只好說謊。所有的事,如果打從一開始就說清楚,一切透明化,人們可能不會受到如此的驚嚇。我認為問題就出在不誠實、不夠透明化、不夠有憐憫心,這樣就清楚了。

轉世繼承?達賴:由西藏人決定

問:現在談談您的健康吧,大家都很關心您的健康,我們還聽說,您最近曾在歐洲住院?

答:歐洲嗎?沒那回事,六零年代初期,應該是六零年代中期,我得過肝病,全身都變黃色,我笑說自己變成了活佛,全身黃通通的,差不多有半個月的時間,都是那樣,不過漸漸就痊癒。之後得了膽結石,數量越來越多;一開始,有些醫生建議我拿掉結石,不過我延了一陣子,同時也吃了些藏藥,最後,去年(2008)底,十月醫生檢查了我的膽,發現膽囊腫了一倍大,大了很多,而且排不掉,醫生要我趕快拿掉,所以我到印度德里住進醫院,在醫院住了一星期,不,是五天,動了手術,摘除膽囊。所以現在我的身體不完整,有一個器官切除了,就是膽囊切除了,但一星期內就完全復原了,所以我的健康狀況很好。後來兩星期左右吧,手這裡有點痛,我讓醫生徹底檢查,發現和身體其它器官無關,是別的問題,其實只是關節的毛病。

所以我要趁此告訴朋友們,不必擔心我,我的身體好得很,連醫生都發現,我的身體像是六十多歲的人。我實際年齡是七十三歲,快七十四歲了,我的身體狀況,相較之下還很年輕,醫生是這樣說的。

問:您的身體可能比我的身體還好呢!現在大家常談論到您的接班人,就是未來達賴轉世問題,您能不能跟我們談談?

答:那沒問題的。首先,我不是共產專制獨裁者,如果我是共產專制獨裁者,我得挑選我的接班人,但我是個信奉民主的人。從2001年起,我們已有了合法的政治領導,每五年選舉一次,從那個時候開始,就政治上的角度而言,我已經退休了,我不擔心、不煩惱,反正每五年選舉定期舉行,透過選舉,選出領導人。

至於宗教方面,早在1969年我就公開表示,公開且正式表示,達賴喇嘛轉生來世的機制,是否要延續下去,應該由西藏人決定。如果絕大多數西藏人認為,這項傳承幾百年的機制,已不重要了,那它就會終止,就會結束,這一點都不構成問題;但若西藏人,和關心這件事的人,例如蒙古人,以及喜馬拉雅山一帶的佛教徒,如果絕大多數的人想要,繼續保有這項機制,那繼承的問題是他們的責任,不是我的責任,我沒什麼好擔心的。就我本人而言,我的健康狀況,正如我剛剛講的,很健康,所以不急啦。

今年訪台?達賴:很想去但不想造成台灣麻煩

問:如果您受到邀請,今年2009年會不會計劃到台灣訪問呢?

答:我是非常非常想去台灣的,從我第一次、第二次去台灣之後,就一直很想再去。可是2002年之後,我們與中國政府開啟直接對話後,中國政府對我訪問台灣一事,相當敏感。現在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有所改善,很多大陸觀光客到台灣參觀,雙方高層互訪,這樣的情況下(去台灣)也許是可能的。也許我可能去台灣訪問,現在,我的確很想去,很多台灣佛教徒也告訴我,他們非常希望我去台灣順便講學,他們來這兒都這樣告訴我,我很感動,所以我很想去台灣的,但現在還沒有定案,而且還要看看台灣政府的想法。

問:馬英九總統說他在等您這方面的適當時機?

答:我不想造成台灣不必要的麻煩,我知道馬英九總統的,當年我去台灣時,他是台北市長。過去的總統李登輝、陳水扁都是我的好朋友,現在陳水扁有了官司問題,但無論如何,這一切代表了台灣確實貫徹民主這,非常了不起。

台藏之間關係?達賴:欽佩台灣民主

問:您期望台灣政府和台灣人,該如何幫助西藏人?

答:當前台灣政府支持一中政策,公開支持這項政策,我們也不尋求分裂,西藏與台灣間有相似之處,但西藏有獨樹一格的文化遺產,使用不同的語言,不同的文字,保存這些文化是我們的基本權利,不是嗎?現在這些文化都受到威脅,

所以(西藏和台灣間)有相似之處,雖然有些中國官員說,西藏已經解放了,但台灣還沒解放,這是兩者間唯一的差異。除此之外,從很多方面來看(西藏與台灣)有相似之處,所以很自然的,我們相當關切台灣的民主發展,過去,經濟和教育

都遵循傳統的中國價值,實施現代化教育,台灣和中國大陸相比,台灣進步多了,

最重要的一點是,台灣是百分之百的民主化,這真的很好,有些亞洲領袖說,西方的民主不適合亞洲人,可是台灣的例子就是最好的例證,民主一樣適合亞洲人,

一樣可以成功的實現。你們前任總統陳水扁,他現在出了點官司問題,這顯現出法律之前人人平等。陳水扁在過去在國民黨時代,他是違法之人,屬於反對黨,後來他成為總統,國民黨一度也是反對黨,現在成為執政黨,這就是你們百分之百,實行民主的最佳典範,這是你們了不起的地方,我總是非常欽佩的。

結:看來您對台灣情勢非常瞭解。很感謝您特地抽空接受民視專訪,再次感謝。